含胭 作品

第69章 第69章、回应

    唐亦宁将那条礼服裙拿去洗衣店干洗,几天后寄给了becka。

    她在看秀那天和becka互加微信,要收件人信息时得知了becka的大名——兰笑,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这么一洗一寄,时间就到了十二月。

    月初的第一次例会,唐亦宁看到陆萧做出来的十一月销量排名,按组分依旧是二部第一,一部第二,真给孟杨说对了,十一月的销量的确好过十月。

    在刚刚结束的这个月,所有的新业务员都陆续开张接单,有些是老业务员让出了手头的一些零散客户,有些是由经理指派下来的新业务。这其中,杜春强和唐亦宁最为优秀,他们利用自身资源开发出几家新客户。

    销售人员排名里,唐亦宁不再是垫底,任颖和青岛办事处的新业务员排在她后面,二部新人杜春强则在她前一位。

    杜春强有拉链厂工作经验,上手很快,唐亦宁培训时与他聊过天,他说以前在外省一个三线城市的小工厂做业务时收入太低,他想多赚点钱,所以才背起行囊来到大城市。

    多赚点钱——唐亦宁和杜春强有着共同的目标。

    这一年的除夕是在二月初。生产型企业和普通公司不一样,工人们平时按规定只有单休,忙起来连单休都无法保证,一个月只休两天都算正常。所以,他们的假期统一放在春节,前前后后能放一个月。

    程娟说厂里的工人一月十号左右就会回老家,过完年再回来。厂里会有一个开工奖,大年初八前到岗能得一千五百块,初八以后就没了。

    工人们走得早,业务部十二月的订单就接得少,接下订单也没人做呀!了不起就接点冬装翻单或是来年的春夏新品开发,量都不多,十二月底前必须交货。

    孟杨、高琼汇报工作时说得很明白,这个月的工作大头就是收款,所有人都要出去讨债。

    会议流程过完,莫惠清开始做总结发言,任颖碰了碰唐亦宁的手臂,与她说悄悄话:“你听说了没?莫姐和孙总谈好了,答应过完年去广州。”

    唐亦宁毫无准备,被这个劲爆的消息震得浑身一僵,想起一个月前跟着莫惠清出差时,她可是亲耳听到莫姐拒绝孙总的呀!

    “你听谁说的?”她小声问。

    任颖说:“琼姐呀,可信度八成。”

    唐亦宁心思都乱了,抬头去看莫惠清,她还是老样子,面容平和,语速缓慢,讲着钱塘办事处这个月的工作计划,一点儿也没有即将远赴广州的征兆。

    “年会时间定了,十二月二十八号。”讲完工作,莫惠清讲到年会,“咱们钱塘办要出一个节目,这个事由陆萧负责,谁有文艺特长可以主动报名。好,会议到此为止,大家去忙吧,孟杨你来我办公室,高琼你稍微等一下。”

    众人散场,唐亦宁呆呆地站起身,想去找莫惠清问问,最终还是忍住,和任颖一起回到工位。

    杜春强的工位在唐亦宁另一边,正收拾着东西准备出去跑客户,唐亦宁小声问他:“小杜,你听说过莫姐要去广州的事吗?”

    杜春强说:“听过,孟哥说的。”

    二部、三部有经理,只有一部没有,唐亦宁沮丧极了,原来大家都知道?只有她还傻乎乎地蒙在鼓里。

    趁着人都在,陆萧在大开间转了一圈,和前台高美婷商量后决定年会节目搞个歌曲联唱,开始一个个去问,自然不会放过唐亦宁。

    唐亦宁还坐在工位上发呆,陆萧跑过来问她:“小唐,你唱歌好吗?一起参加表演吧?”

    唐亦宁仰头看他,问:“陆萧,莫姐过完年是不是要去广州了?”

    陆萧一愣,看看周围,食指往唇前一竖:“嘘……到接待室去说。”

    唐亦宁跟着陆萧去接待室,陆萧关上门,回头看着她:“这事儿还没最后定,只能说孙总非常希望莫姐过去,莫姐和家里商量了一下,觉得孙总这些年也没亏待她,就……有所松动。在事情没定下之前,莫姐希望大家不要过多猜测,不要多聊这件事。”

    唐亦宁明白陆萧是在让她不要到处乱说,可这事儿连杜春强和任颖都知道了,还能有什么变动?

    “那你呢?”唐亦宁问,“你是莫姐的助理,你怎么办?”

    陆萧觉得好笑:“什么怎么办?她要是真过去,我肯定跟她过去啊。我又没女朋友,无牵无挂,过去了不仅能学东西,还能涨工资呢!”

    唐亦宁:“……”

    她在心里消化这件事,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还认识了一位令她钦佩的领导,这都还没转正呢,莫姐就要走了?

    她想起莫惠清说过的话,如果莫姐真去了广州,钱塘办事处就要归谷俊豪管理,唐亦宁上头连个组长都没有,谷俊豪岂不是会成为她的顶头上司?

    那绝对是个灾难吧!她半个月前才把谷俊豪得罪完啊!

    唐亦宁浑身无力,心里凉凉地想,她是不是又要被迫辞职了?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找工作?又要去接触一个新的行业?又要因为已婚未育的身份而被拒之门外,最后不得不继续隐婚?

    ——

    这天是十二月二号,星期一,唐亦宁得到的是坏消息,江刻所在的杋胜科技却是一片欢天喜地。

    当天下午,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杋胜科技举行了b轮融资成功发布会,ceo窦钧正式宣布,公司完成了b轮2.7亿元人民币的融资。

    本轮融资由高胤创投领投,七家投资公司跟投,现有投资方也选择继续追投。

    这样坚实的资金注入,将成为杋胜科技未来业务拓展、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吸引行业内顶尖人才、引领技术创新、推动大规模应用落地的重要保障。

    发布会上,窦钧团队与伍德良领衔的投资人大佬团相继发言,最后还在台上合影。

    观礼人群中,江刻西装革履,领带打得一丝不苟,静静地看着台上。伍静璇坐在他身边,穿着得体的白色套装裙,偶尔与他聊几句。

    江刻再是不解风情,也不是个傻瓜,自从认识伍小姐后,他发现对方老是来公司“考察”,还每次都让窦钧点名要他一起去陪同宴请。

    江刻很快就明白了,伍小姐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他。

    十来天前,窦钧把江刻找去办公室私聊,说自己很可能会接受伍德良的投资,希望江刻在发布会前能装装傻,只要伍静璇不表态,江刻就别回应。等到发布会结束,江刻爱怎么回应就怎么回应,窦钧管不着。

    江刻一开始没答应,很认真地给窦钧分析:“我不觉得我的感情状态和伍总是否同意投资有关系。老大,几个亿啊!难道我有对象,伍德良就不投了?他到底是在找项目,还是在找女婿?他女儿长得又不丑,还是海归,什么样的女婿找不到?我和他女儿之前就见过一面,我买面包时她借我用会员卡,两分钟的事儿!她这样都能看上我?未免也太草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