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纪小小好奇的打量着堪称寂静的周围,一道黑色界门矗立在半空之中,除却之外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一眼望去只有白茫茫的雾气,界门上的花纹如同血色殷红,纪小小甚至能看清它身后嘿呦的通道,一眼望不见底。

    团子抱着小白的脖子,有些不安的加大了力气,太静了,这处空间透露着一种诡异的安静,团子甚至能听见自己浅浅的呼吸声。

    小白看着界门,四只爪子在地上用力刨着,身体紧绷,强行压下想要跳入其中的冲动。

    叶无言眼神闪了闪,界门现在就像是在沉睡,对他们的到来没有任何响动,但叶无言知道这都是假象,一旦将界门激活,界门后的空间之力能瞬间暴走。

    唯一一个露出激动之色的是血兽,他清晰的感受到界门后隐隐传来的力量体系和他属于同源,这代表通过界门后的世界,肯定是它原本的世界。

    血兽双眼冒光,身体跃跃欲试想要进入其中,良久后才安静下来,虽然想回家,但是它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凭现在的它想要通过界门没那么容易,就算界门的力量相对稳定,但是它也不想冒险。

    想到这血兽的视线隐晦的落在叶无言三人身上,这三人中有两个人都具有空间属性,想来一定可以让自己平安回去。

    就算血兽的视线很隐晦,叶无言和纪小小还是若有所感,两人的视线交错一瞬,很快又错快,只是他们都提高了对血兽的警惕。

    纪小小将小藤的一株分支放在了团子身上,才转头看向血兽,“你可以回去了吗?”看書喇

    血兽晃了晃自己圆滚滚的身体,随后往一旁挪了挪身体才说,“你们过来一点,我知道怎么激活界门,距离太近小心被界门中力量吸附进去。”

    叶无言和纪小小带着团子往后拉开一段距离,他们可不想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贸贸然的去另一个世界,再说这个世界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他们也不能随便离开,不然叶禀他们还不得急死,再加上随时有可能入侵过来的其它生物,他们也不放心离开。

    血兽看着他们站定,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大大的眼睛中全是纯粹,“我们也算有缘,我都要离开了,便给你一份礼物吧。”

    “你愿意?”纪小小怀疑的看着它,不怪她乱想,血兽之前拿出东西给叶无言的时候可是满脸肉疼,现在居然主动提出要给他们礼物,这一切也太不正常了!

    叶无言皱眉,显然对血兽的话也不是很相信,血兽看着两人的表情满脸不满,“你们居然不相信我!”

    说完又翻了个白眼道:“只是一些小东西,不值钱!”

    随后直接将三块一模一样的褐色石头给了他们,一副不容拒绝的姿态,“这是我族中常见的石头,不值钱但是好看,我收集了不少,现在给你们一人一块留作纪念吧。”

    纪小小看着掌心中的褐色石头,石头上面有着深浅不一的纹路,看起来确实很好看,半信半疑的看了血兽一眼,想着应该没多大问题,也没再拒绝。

    血兽见他们收好,眼中闪烁着大大的笑意,随后不等纪小小他们反应便直接用灵气唤醒了界门,一阵清风拂过,界门闪着微弱的红光,然后血兽直接跳进了界门中,也是在这时纪小小和叶无言只觉得界门的传送之力好像超出了他们的预计,他们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被界门拉扯,根本来不及反抗,危急关头纪小小只能将小藤唤了出来,随后血色藤蔓将几人牢牢拴在一起。

    团子惊呼一声随后立即抱住叶无言,小白晕头转向之际被小藤拴住,叶无言脸色黑沉不已,进入界门的一瞬间,通道中力量便开始肆虐,几人身上出现大小不一的伤口,叶无言和纪小小同时动了起来。

    叶无言支撑起空间屏障将他们全部圈在里面,也就是空间屏障出现的瞬间血兽的身影立即出  现在几人面前,也被叶无言圈在了里面

    纪小小让小藤团成一个茧状,小藤的坚韧程度非常强,和叶无言的空间屏障构造出一个相对安全的空间。

    通道中的挤压感消失大半,纪小小这才黑着脸看向血兽,冷笑两声,“你挺能的啊!”

    看见血兽的时候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现在这个局面多半是血兽造成的,想来应该就是它给出的石头引起的,纪小小不爽的磨了磨牙。

    叶无言看着血兽的眼中带上了危险,空间屏障是靠他身体中的灵力运行,他需要随时为空间屏障输送灵力,越大的空间屏障需要的灵力就越多,血兽的身体可比他们大多了,消耗掉的灵力可不少,也许该将它扔出去!

    血兽似乎感受到了叶无言的想法,脸上立马带上讨好之色,“这是个意外!”

    纪小小冷眼看它,“你觉得我们会信。”说完她立即看向叶无言,“把它扔出去。”

    “别啊!千万别!”血兽立即喊道,随后立即拿出大半收藏推到叶无言面前,“我付报酬的,这些都给你。”

    血兽感受到身体传来的疼痛,想到刚刚几秒钟的时间接在通道中收了不小的伤,要是被丢出去它可不一定能走出去,不然它刚开始也不会算计他们一起进来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该低头血兽很没骨气的低头了。

    纪小小无语,恶狠狠道:“你以为我们是因为这生气,你知道我们需要做的事还多着吗,就随便不经过同意算计我们。”

    他们离开得意外,连给叶禀送个信息都不行,这次意外进入界门,下次回到青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越想纪小小对血兽就越不满,看着叶无言冷着脸不说话的样子,纪小小就知道他和自己是一个想法。

    团子眨了眨眼睛,大抵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立即不开心的瞪着血兽,低声和小白抱怨,“它好坏,真讨厌!”

    血兽尴尬的眨了眨眼睛,看着透明危险的眼神,立即赔笑,“到不了你们再回来嘛,再说我的世界比你们这个灵气稀薄的世界好多了,你们的实力一定可以大幅度提高,这可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