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坑 作品

第103章 第 103 章(小修)

    从晕倒中醒来的导游小姐开场主持大局的第一番话,就让情绪逐渐不受控制的众人全都愣在当场。

    尤其是闻泽,因为有“死过一次”的记忆他比谁都愕然,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开什么玩笑?这是普通的旅行吗?”

    别人不清楚,他可是比谁都深刻明白的。

    这里是主神游戏,是死亡空间!

    谁管你一个现实中的旅游团能不能享受什么优质旅程体验啊,各种死法体验还差不多!

    闻泽的脑中已经开始自动浮现“上一次”自己那些同伴各种死状时,他身边的现任同伴也咋呼开。

    “你有办法带我们出去?”

    “我不想要这种旅行体验,我要退团,我要回家!”

    “这里果然是整蛊节目吧,不然你为什么这么淡定?快让我们回去,不然别怪我们举报你!”

    “我不管什么意不意外,我现在只想回去,你们最好赶快把我们送出去!”

    似乎是因为导游小姐的态度温和客气,团内的驴友们又拿出了消费者的态度,场面似乎逐渐菜市场化。

    但也只是似乎,因为无论他们说什么,对面人脸上的笑容都不曾改变。

    这样的职业性微笑放在以往是稀松平常,但当背景换成阴冷古旧的地牢后就变成了无法忽视的违和与诡谲感,如此强烈的反差让转移了炮轰对象的驴友们纷纷本能瑟缩了一下,方才还越发高声的“维权”不自觉变得弱气。

    直到导游小姐突然竖起一根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一个无声的“嘘”,众人下意识地全部噤声。

    牢房变得安静,也让所有人可以清楚地听见外面走廊深处隐隐约约的摇铃响声。

    有东西过来了!

    最先有反应的,是对面牢房里啃食残尸的几只红眼老鼠,它们像是感应到天敌一般惊悚炸开,而后就如寻常老鼠般四散逃逸,有的穿过牢房栅栏钻进走廊两边的下水道,有的则直接钻进了那间牢房挖开的小小鼠道内,眨眼间全都消失不见。

    除了它们,另一个迅速给出反应的就是闻泽,他甚至比逃窜的老鼠动作还要快的直接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并且人往牢房深处挪了挪,满脸的警惕和惧怕。

    如果放在之前他这反应早被人发觉不对了,但现场的其他驴友这会儿正被红眼老鼠的行为吸引,本能意识到未知的来者可能很恐怖后一个两个全都是下意识的也往里面挤,并且因为导游小姐表示噤声的动作没有停下,他们一个两个不是自己给自己做了捂嘴,就是顺带也提醒甚至亲自给同伴做了捂嘴动作。

    此时,摇铃声早已越来越近,并且掺杂了僵硬却并不沉闷的脚步声。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闻泽在间隙里却是偷瞄了导游小姐一眼,对方这会儿已经放下了手算是他们中唯一一个没做噤声措施的,这会儿面朝着栅栏但背朝着他们看不清现在是什么表情,身后就是她同事司机李叔,这么大一个中年汉子却是捂着嘴缩着肩的躲在小姑娘身后,又怂又害怕偏偏又露出半个头朝走廊那边张望。

    看起来好像只有导游小姐不太正常,闻泽在心里暗想。他这会儿虽然也慌但却不乱,有过“经验”的他知道这个游戏里刚出场的怪物虽然杀伤力强大但并不会给玩家开局杀,只要老实呆在牢房里并且别搞出动静就能安全度过,因此脑子里想的更多还是后续的闯关和那位开局就大放厥词的导游小姐。

    难道说,这位导游小姐也是个老玩家?

    闻泽想起自己“上一世”的记忆,虽然他是个进开局副本就死掉的菜鸡新手,但不妨碍这个主神游戏给匹配的其他玩家里就没个老人。对方当时也是在这间牢房里安抚他们的情绪,据说是为了积分才给他们讲了关于这个主神游戏的基本规则,所以哪怕他这个炮灰开局就是死还是知道点事情的。

    现在看起来,这位导游小姐的气场和心理素质就挺符合他对老玩家的印象,一直都很淡定,而且能提前发现这个副本的一些怪物动静还给其他人提示了应对手段,表现比“上一世”那位要更好。

    不过她为什么不给他们介绍主神游戏的规则呢,前世老玩家可是说过积分很难搞而且非常重要的,这种给新人介绍规则的轻巧活在老玩家当中受欢迎到甚至能闹出矛盾来,而他们这一趟明显除她以外都是新人,一个人就是一份积分,干嘛不赚?

    这个上班族捂着嘴进行着头脑风暴,另一头,摇铃响和脚步声也终于抵达了他们这处牢房前。

    滚着宽条金边的黑色长袍将几团身影从头到脚牢牢遮住,为首的人平举着右手,从宽大的长袖中可以听见清晰的铃响,随着其摇晃的动作依稀可见袖中金色的反光,这三团黑影全都低着头,但并没有完全遮挡头部的兜帽下只余一副骨架的骷髅脑袋还是被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对黑洞洞的眼窝里,各自燃烧着一团幽幽的火焰。

    之前一直又害怕又睁圆眼睛盯着走廊的众人齐齐瞳孔一震,要不是一直有捂着嘴只怕要当场尖叫出来。

    尤其是这三个黑袍骷髅还在他们的牢房前停了摇铃和脚步,直接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喘。

    好在他们转身看向了对面的牢房,只见那站在最前的骷髅举着摇铃对着牢门轻轻一晃,上头的锁链应声而落,三团黑影畅通无阻地进入其中。

    黑影们围着残尸呈正三角形站好,闪着幽火的一对眼窝低头看着地面上的死者,而后开合起了各自的下颌骨。

    骨头架子唱歌,那当然是什么都听不见的,但诡异的是所有人都觉得随着他们的颌骨开合就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冒出来了。

    下一秒,地面上的残尸忽然就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这团火焰刚好将那具尸体全部包裹起来,并且不过三五个呼吸它就被迅速燃尽,最后竟是连一点骨灰都没留,直接烧得干干净净。

    如果这是看视频刷到这一场,驴友们大概会在评论区里留点诸如质疑特效等真实性的感想,但就在现场的他们这会儿全是不约而同地捂着嘴又往后退了几步,就差没贴着墙。

    他们这会儿是一点都不想探究对面的一切是真是假的,只希望这三个骷髅赶紧走!

    好在对方处理完尸体很快就出来了,明显是要继续前进去做类似的工作,如果临走前没有朝他们这边看一眼就更好了。

    直到那摇铃声逐渐走远,牢房中的众人才像虚脱一般垮着肩瘫下来,有的直接坐地上了,不同的面孔里是相同的惊惧表情。

    也不等他们把这口气喘匀,所有人的眼前就跳出了一个只有他们自己能看见的窗口。

    【通关任务:玩家在地牢中存活七日或逃离地牢】

    【副本等级:2级】

    【通关奖励:100积分】

    【完美通关奖励:背包格增加或技能转盘一次】

    在任务窗口的旁边,还有一个关于自己的属性窗口,略过姓名、体力、智力、精神力等等一系列众所周知的角色属性表不提,在其他人呆呆盯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技能栏和默认的三格背包格时,只有闻泽盯着任务窗口惊愕大叫。

    “2级!?这地牢副本怎么就变成2级了,明明它……”脱口而出的惊叫在仅剩的理智中好悬收了回去,闻泽在其他人惊讶望来的目光里紧紧闭上了嘴,眼底却是止不住的惊疑和恐慌。

    怎么回事?明明“上一世”这里就是个1级副本,因为是主神游戏里难度级别最低的,就算给匹配老玩家也顶多就比他们这些0级新人高上2个等级的“刚脱新”老玩家,甚至还有不给匹配的情况。

    而现在,因为他重生乱来的蝴蝶效应身边的队友全都换了个遍,连疑似老玩家的导游小姐身份都不能确定,更不用说1级副本直接提了难度变成2级了。

    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当初这副本还是1级时,他这个菜鸡还是死了,现在它还变成2级……

    闻泽脑子里已经什么前程都不想了,只一个劲的回忆之后哪种死法更干脆利落走得不受苦。

    他的面色惨白和摇摇欲坠在人群里依旧一点都不突兀,因为其他人也想到了自己毫无反抗能力的现状和牢房外超现实的一切。

    让普通人的他们去在老鼠、尸体、骷髅甚至可能还有其他未知物种的地牢里生存一周或者逃亡,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生存七天是不可能的。”有人直接喃喃出声,“别说我们的行李都没一起跟过来,就是都在也不可能放着够吃七天的食物。”

    换句话就是说,想当缩头乌龟一直老实呆在这间牢房里苟七天是不现实的。

    “不只是食物的问题,还有我们十个人的卫生问题,洗澡可以忍着,睡觉挤挤也能熬,但上厕所呢?”又有人补充了更让人无法拒绝的一点,“我们最终还是只能选择出去。”

    这方面的问题闯泽在“上一世”时就被讨论过,结论不管是苟还是逃出地牢,这间牢房是肯定要走出去的。

    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出去后要怎么办?

    还有圈着牢房门的这个锁又要怎么弄开?

    不得不接受事实也重新冷静下来的人们在提出这些问题后,眼睛一个个的全都不由自请望向了在提醒他们噤声后就没再说话的导游小姐。

    对方当然也接收到了这份求助信号,却没有如驴友们预想中那样拿出开始的服务态度,而是开口说到了另外一件事上。

    “大家的诉求我都了解了,但在解决之前有一件事要先和大家说清楚。或者说,是重申一遍吧。”仍是那副营业性的职业微笑,众人却没敢像原先那样开摆消费者架子,全是下意识地站直绷紧竖耳倾听,“成团出发之前,相信大家都跟我社签署了相关的合同条约对不对?”

    众人微微点头,听她接着道。

    “在那份合同的第3张第12段的条例中有清楚写明‘正式成团出发以后,在旅程彻底结束之前,游客的一切行程都由导游在不违反合同的基础上进行安排规划。如游客在此期间做出违背合同或主动提出退团等行为,因此遭遇到任何意外本社及其员工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说到这里,她朝着神色各异的众人微微一笑,说出总结:“也就是说,接下来大家如果愿意继续信任我,由我做导游去承担这个游戏副本的任务责任,像普通旅行一样继续由我安排规划之后的行动。我可以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将会一个不少的带着大家平安回归。”

    狂,太狂了!

    怎么能有人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特别是他们已经亲眼见识了这个副本的真实和恐怖,那些骷髅临走时冰冷扫过来的眼神到现在都让他们不寒而栗,那是完完全全像看死人的冷酷,现在这个和他们一起过来的导游却说能带他们安全通关?

    这可是等于把自己的命都交到对方手上啊,他们怎么也要……

    “我相信梅小姐,我愿意跟随并听从你的意见行动!”在现场陷入一片迟疑时,闻泽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举手要加入,一双眼亮晶晶的。

    这霸气又霸道的言行举止,是高玩没跑了!

    虽然也不排除对方没那牛逼的可能,但眼下他已经在必死之局,靠自己瞎扑腾也活不下去,不如赌他这一把了!

    闻泽自己孤注一掷了,却没注意到他这副态度直接影响了周围犹豫不决的团友们,很快,团中一对老夫妻也上前一步要求加入。

    “算啦,我们都一把年纪本来就没多少活头了,本来就决定出国听小梅导游你的安排,现在这样也没差。”年纪看着都有六十左右的华发夫妻露出豁达的笑,活了大半辈子竟遇到这么惊悚离奇的事,虽然无奈但他们这老胳膊老腿也确实没什么反抗之力。

    “还有我啊小露!”第三个响应的是慢了一拍的司机李叔,之前他差点被迁怒围攻就是同事小姑娘救的,这会儿正六神无主呢更是巴不得有个指挥在,“你做事一向靠谱,李叔相信你,后头无论出什么事李叔都不怨!”

    有四个人接连表示同意听从导游安排,加上梅露自己这十人队伍里算是占了一半,尤其是司机李叔那眼都不眨的表态,他这副“同事很强我愿意秒托命”的全然信任也算是撬走了其他人仅剩的犹豫,不论心里是怎么想的所有人都选择点头同意。

    这会儿非要跟集体唱反调最后落单惨死是只有恐怖影视剧里才会有的弱智剧情,真发生了他们可没人当这个傻子。

    就在大家都在等着梅露导游想办法放他们出牢房时,却听她不紧不慢开口。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就比如我们脚下和墙上的砖石,这些石质显示出的寿命换算成现实时间的话,距今差不多900多年的历史,也就是说,它诞生于公元12世纪。这里的牢房虽然面积狭小,但通风良好且环境相对整洁,整体设施并不算很恶劣,都显示出掌控这座地牢的势力手段并不酷烈,或者说是温和的。”

    眼见有人张嘴,她早早就抬手制止。

    “我知道大家想要跟我说对面的残尸,这里也正要提到。因为不能亲自探查,残尸的死因我们尚不清楚。但之后过来的三名黑袍骷髅倒是身份明确,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它们拿着的金铃和袍子金色宽边上的花纹?那是天主教的主教和神父会穿戴的纹饰。”

    “确切的说,他们的衣着是在做弥撒时会换上的白底金边长袍,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些神职人员都变成不死生物,白袍变作黑袍,并且还在这座地牢中巡逻游荡。方才他们对着尸体的行为就是一种净化仪式,如果那三位能发声,你们应该还能听见拉丁语的圣经诵读。”

    最开始好几个要张嘴说话的人这会儿都定格了这个起手表情,和其他人一样呆呆望着站在最前方的人,此时年轻姑娘手上的导游旗和她头顶鸭舌帽上的“乘风旅行社”是无比的显眼。

    “在《新约圣经》的英译版本《殉道者之书》出现以前,天主教的教义就是所有的救赎都要通过神职人员的一系列仪式去完成。意即,你所有的罪都可以找神父去做忏悔,或者做弥撒等其他仪式获得消解。方才尸体的净化消失也差不多印证了这一点,但也由此让我确定了一件事。”

    小旗子向着周遭随着的一挥,揭示着答案。

    “这里应该是一座大型修道院或者教堂的地牢,并且时间背景在公元9世纪到13世纪之间。至于为什么不是14世纪,因为从13世纪往后权利不断膨胀的教会再不只是单纯的针对异教徒,而是会利用宗教裁判所的力量将各路非神职人员进行囚禁折磨,以达到统治等目的。欧洲中世纪时臭名昭著的女巫狩猎,相信大家应该都有听过。”

    闻泽站在人群中,已经完全呆了。

    就这么短短一会儿,他们连牢房都没逃出去的开局,对方已经分析出上一世疲于奔命的他们根本没细挖过的副本背景,这就是高玩的实力吗?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对我们目前所在的环境有初步的了解了吧?”导游小姐再度晃了晃小旗,笑看了呆呆点头的驴友们一眼,转头看向身后紧闭的牢门,“目前已见已知的地牢物种有红眼老鼠、不死祭祀以及和我们一样关在牢房中的未知囚禁者,以及某种身形庞大的未知生物,我们出去以后都要小心避开。”

    这话就惊吓到很多人了。

    大型未知生物?

    “梅导游,你怎么知道还有这种怪物的?”有人忍不住举手,他们根本没看见啊!

    “这一直都很明显。”导游小姐好脾气的一笑,用旗子直接指向了牢门外的走廊,“你们都没注意吗,比起周围的整体环境,外面的步道干净得过分了。”

    众人顺着她的指向下意识看向走廊,立刻就发现那边明明和地牢里一样铺着不规则石块的地面竟然不像牢房里有不少泥灰和长期潮湿阴暗而生的薄苔藓。一开始因为光线和心情浮躁慌张的关系,很多人完全没注意到这个明显不同。

    这时更有人发现牢房栅栏的底部也是如此,没有一点其他部位的脏污腐蚀,简直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细舔过一样才变得如此整洁。

    而这些,绝不是刚刚那些只会巡逻和净化尸体的不死祭祀能做到的。

    闻泽的头皮当场就麻炸了。

    这在他“上一世”的记忆里可一点没有出现过啊!

    这就是2级副本的难度吗?除了那些不死神职者,又给添了一个不知形貌的巨怪,老天爷其实根本就没想过让他活吧?

    那为什么还让他重生啊摔!

    闻泽心里的小人已经在各种怒摔东西的动图表情包了,而知道这一噩耗的其他驴友们这会儿也在san值大降,直接奉送各种惊悚表情包。

    唯有导游小姐依旧淡定如初,甚至还把视线放在了牢门的锁链上。

    “耽误了一点时间,我们也该出发了。大家请看这把挂锁,它在诸多挂锁中属于顶开挂锁这一类。”只见她轻轻松松地把锁头从门外拉到门里面,“而挂锁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锁种,所有锁类的鼻祖。同时,也是最简单容易破解的。”

    她说着,从后脑勺摘下一只黑色的尖细小发卡,一看就是用来别着帽子防掉的那种,把它轻轻掰了掰就对准了锁眼捅了进去拨了两下。

    没过两秒只听见“咔哒”和“哗啦”一声,锁头跟着锁链一起掉在了地上。

    想起前世记忆里那位老玩家是直接用的超能力技能进行物理破坏的闻泽:“……”

    正想感慨一下“人比人得死”的悲伤时,所有人的眼前突然就同时跳出了各自的游戏提示窗口。

    【当前副本距离完美通关解析进度:30%】

    【因该进度在副本开始一小时内达成,触发隐藏奖励。】

    【获得临时属性点1点,临时背包格增加一格,一天量食物一份(可带出副本)】

    【注:带有“临时”字样的道具或奖励都只在当前副本有效。】

    通关进度30%,还是完美通关?

    闻泽这会儿脑子已经停摆不转了,回想起自己“上一世”惨死前游戏面板给的【通关进度60%,完美通关解析度10%】,他觉得自己重不重生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会儿他只需要和身边的驴友们一样用敬畏信服的眼神仰望大佬就行了。

    “奖励都确认完的话大家也可以趁机做一下整备,我们要离开这间牢房了。”在现场又变得安静时,导游小姐站在打开的牢门旁向他们笑着挥动旗子,“神职地牢副本游要正式开始了,请跟好我的脚步不要轻易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