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去远方 作品

第170章 锁子甲!

    第170章锁子甲!

    自从进入高山警备区,路面就开始结冰,这让这段可谓快如闪电的前半程,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不得不忍受龟速之旅。他们不得不一直小心翼翼地控制他们的坐骑,以避免踩到东西方的冰冻表面。减速也意味着他们不得不在呼啸的寒风中冻上几个小时,但这并不是为了让西部成为“蒙古”。对于肩负重任的西蒙斯来说,他一刻也不想在路上耽搁,因为如果他耽搁一分钟,或许他冒着生命危险在这里做的事情会更出人意料。

    不幸的是,自然的力量无法抗拒。虽然西蒙斯的内心已经焦虑得冒烟,但他还是要一步一步往前走。否则,如果他不小心踩在冰上,他的马的腿就小了。如果他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脖子,那将会是一整天的大笑话。

    结冰路面的小事故导致原本预计的到达时间从上午拖到了下午。除此之外,当西‘孟斯’一行终于到达米迪奥·拉努姆广场时,他们已经筋疲力尽,冷得像死狗一样,无法立刻完成任务。却说西门寺昏昏沉沉的,知道不能再耽搁了,便差人去请太守卢梳,二人就在房里。

    而当卢从专门为西‘梦思’准备的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前者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异样的情绪,似乎给人一种两人之间的谈话没有秘密的错觉。

    然而,如果除了卢库姆斯还有谁知道西蒙斯的身份,恐怕他就不会被这种简单的伪装所欺骗了。西蒙斯的全名是西蒙斯?瓦利亚斯?silata,没必要解释。这个熟悉的姓氏已经说明了一切。西‘梦思’不仅是女王派系的年轻干部,也是和女王有着相同血脉的西拉塔家族成员!silata家族的年轻一代接君此时来到midioranum,在进入广场的过程中,他总是被只忠于卢·库姆斯的保镖刻意隐藏。这些举动无疑充分表明,孟斯的目的不仅仅是个人的,而是有一个秘密的使命,代表女王的派系来到这里,与鲁梳进行秘密交易。

    再者,想想现在的情况,就很容易猜到西蒙古此行的真实意图。毫无疑问,女王派自己的家人来这里是为了确保阿尔卑斯驻军的稳定。虽然驻军的兵马一直掌握在皇后派手中,但可以说皇后派对兵马给予了铁杆支持,军中不少将领都是由皇后派提拔的。但是,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女王显然对军队能否坚决执行自己的命令信心不足。

    而且有西‘蒙’斯这样一个完全可以信任的外戚从旁监督,无疑对士气的担心会减少很多。其实贾斯汀的原计划是天寒地冻换个将军,由西‘蒙古’或者另一个经验丰富、精明的家族成员直接接管驻军,让你完全放心。可惜北疆军推进速度太快,丹吉尔换将都来不及,否则兵临城下时突然换将必然会造成军心动摇,甚至可能直接导致军队哗变,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派人督战。

    当然,毕竟竞价只是起到一个心理作用。在贾斯汀看来,我们驻军最高指挥官卢·库姆斯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目标,西‘蒙斯’的到来是卢·库姆斯最后的定心丸。不得不说,贾斯汀懂得在政治上买通,西‘梦思’带来的承诺,对于鲁库姆斯这样的人,早已抛弃荣誉,视‘私人’。无法拒绝‘引诱’和‘迷惑’,所以,就在刚才的密会中,卢梳已经完全放下了最后的犹豫,决心为女王一派效力。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正如爱德华·吉本后来在《丹吉尔城邦的衰亡》中所说,丹吉尔的衰落是由于道德和正义的衰落。无论是官僚还是总司令,都毫不羞耻地公然与国家和人民的敌人勾结,肆无忌惮地出卖国家利益。

    库姆斯只是千千认为贪婪和无耻是理所当然的人之一。在他扭曲的观念里,北疆与丹吉尔之争不过是为了权力和财  富,他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更宽厚的君子而已。和他一样,即使是对北疆心存敬畏的人,也无法真正认清这是一场民族竞赛,决定动摇的是‘欲望’。

    当然,库姆斯不会费心去考虑这些虚无缥缈的信仰和理想。他拥有丹吉尔人最优秀的品质,那就是关注‘现实’,做出选择。当他离开房间时,库姆斯立即开始考虑如何尽快说服所有的将军。驻军是他在这场‘跨境’交换中唯一拥有的筹码。如果他连驻军都不能完全控制,他就不用提北疆军兵临城下进行抵抗了。

    然而,要凝聚人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要想尽快达到目标,又要做些什么,这确实让卢库姆感到有些棘手。

    众所周知,就任何一支军队而言,郊区首长对军队本身的影响都是很大的,尤其是那些最早或一手塑造一支军队的指挥官。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把自己的个性和信仰灌输给了军队,从而造就了独特的军人气质和精神。

    从本质上来说,一支军队的成长不能简单的用利弊来讨论,完全取决于指挥官本人。如果指挥官的身上充满了恶趣味、低劣的素质和模糊的信念,军队必然会受到影响,不可能成为强大可靠的军队。如果统帅能力卓越,魅力强大,军事品格无可挑剔,毫无疑问,这支军队将名垂青史,比如明朝的祁家军。

    虽然从后世的现代郊区来看,这是被视为高于制度权力的古代个人权力在郊区的投影,也不符合郊区发展的大方向,但完全依靠制度体系来抹杀一个指挥官对其指挥下的军队的直接控制和影响,显然是不现实的。

    但这种情况的存在,始终无法消除国军对国家本身构成威胁的悖论。所以北疆和郊区改革后,和平时期军队的训练、派遣和统帅已经严格分开。每个军区的最高指挥官只是该军区所有部队名义上的总司令,但未经国防部允许不得‘私自’调兵,基本不负责军队的日常运作和训练。也就是说,军队把原本属于最高指挥官的一个人的影响力,变成了那些实际上与士兵接触更多、负责具体事务的中层军官,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指挥官对军队的过度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