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3章 崇拜

    可若是让马碧云知道池晏来到她的课上不是为了听她马碧云的课,而是为了拜她为师的话,肯定会尴尬的。

    尴尬的不止是马碧云,也会是池晏。

    毕竟,今天阶梯教室里的学生实在是多。

    不,是很多。

    太多了。

    人多的座无虚席。

    甚至于还有一些站着听课的旁听生。

    可见现在马碧云是有多受学生们的欢迎和喜欢了。

    这一节课,喻色一直听的心不在蔫,听不进去。

    满脑子的都是池晏的纸条引起的插曲,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大家都知道了。

    不过是心照不宣的都没有说出来罢了。

    终于下课了,马碧云已经宣布下课,开始收讲义了。

    喻色也开始收笔记。

    虽然马碧云讲的这些内容她都懂都知道,但是还是会认真的记笔记。

    她脑子里的很多知识都是直接被写入的,并没有经过自己实践用过的。

    但是马碧云讲课的时候,加入了很多实例,听起来就很生动。

    喻色收完了笔记,就想立码离开。

    不然再与池晏同呆在这阶梯教室,她真保证不了池晏再说点什么疯言疯语。

    同大医学系的高材生居然要拜她一个南大的大一新生,这传出去好说不好听,一定会成为人人口中的谈资。

    她才不要再被人嘱目呢。

    可,就算是她想立刻离开,也要等老师先走了才能离开吧。

    却没有想到,马碧云收好了讲义,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了一眼喻色的方向,沉声道:“池晏,喻色,你们两个跟我去一趟办公室。”